白某1與朱某婚約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706字數 2646閱讀模式

安丘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案由:婚約財產糾紛

(2021)魯0784民初618號

原告:白某1,男,1983年8月21日出生,漢族,居民,住安丘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夏順章,安丘錦園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朱某,女,1985年5月1日出生,漢族,居民,住安丘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海龍,安丘景龍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原被告原為夫妻關系,于××××年××月××日生育一男孩白某2。2015年5月11日,原被告到安丘市民政局辦理協議離婚手續。離婚協議約定白某2由原告撫養,被告每月承擔撫養費100元,直至白某218周歲為止。雙方還對財產處理等方面做了約定。
另查明,雙方協議離婚后,孩子白某2由原告撫養。自2016年5月至2018年12月期間學費及各項費用由其被告繳納,并由其姥姥、姥爺接送。被告共計支付孩子學雜費用8100元。后白某2一直由原告撫養并隨原告生活。被告提供的其所在居委會的證明,顯示白某2自2016年8月至2019年2月在被告處居住。原告雖然對此不予認可,但未提供證據證明自己的主張或反駁被告的主張。
2021年1月15日,白某2向本院起訴,要求被告朱某支付教育費4800元。經本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如下協議:被告朱某自2021年3月(含該月)起每月支付白某2撫養費600元至白某2年滿18周歲。2021年3月1日,本院作出(2021)魯0784民初396號民事調解書予以確認。
又查明,原被告離婚后,2016年12月6日至同年12月16日,原告向被告微信轉賬12次(每筆最少1000元),共計轉款20000元;2017年1月19日至7月28日原告向被告銀行卡轉賬3筆,支付寶轉賬1筆,共計轉款13200元(除一筆500元外,其余均4000元以上);另外,原告還向被告支付現金12000元。以上被告共支付原告款項45200元。原告主張被告以復婚為由向原告索要款項,但被告欺騙了原告,已交往了男朋友,致使雙方沒有復婚。并提供了錄音證據四份等予以證明。其中,錄音中顯示:原告稱:你說復婚,我才每個月給你打款4000元。被告稱:我沒說復婚,我說先看看。原告稱:你不說復婚,我一個月給你4000元錢?被告稱:我沒說復婚,我說看看怎么樣著。原告稱:你不說復婚,我一個月給你4000元錢,我有病???…被告稱:你快有病吧!…。原告稱:離婚之后,是你在說復婚復婚的,你騙我的錢還給我。被告稱:我沒有,我有也不給你,我不如留著給孩子…。同時,被告承認收到原告的上述款項,但主張抵頂兩年的孩子撫養費,已經抵頂了一年半,還差半年。后原告向被告催要上述款項未果,原告于2021年2月1日向本院起訴,要求被告償還上述款項。庭審中,被告承認收到上述款項事實,但不同意返還。本院立案案由為附義務贈與合同糾紛。
以上事實,有原告陳述被告答辯,以及原告提供的離婚協議書、微信轉賬記錄、錄音光盤及文字材料、被告提供的幼兒園證明、安丘市興安街道朱田戈莊居民委員會證明等證據予以證明,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為:一、涉案爭議的款項的性質;二、被告應否返還原告及如何返還問題。
關于焦點一,首先,從查明的事實上分析。通過庭審查明的事實及原被告陳述上看,被告收到原告款項45200元的事實清楚,本院予以確認。其中,2016年12月份10天內原告12次轉款給被告20000元。被告雖然撫養孩子一段時間,但所需撫養費達不到該數額;事實上被告認可沒有全部花費上述款項,并承認原告多次要求復婚,且在錄音證據中對原告主張其以表示復婚為由收到款項沒有明確否認。故,可以認定該款不應全部認定為撫養費,應當主要包括原告主張的被告以復婚為由索要的部分款項。
其次,從常理及日常生活經驗法則上分析。原被告簽訂的離婚協議,對子女撫養及財產處理等約定的十分明確。即孩子白某2由原告撫養,被告每月承擔撫養費100元。期間,即使被告撫養過孩子,但不至于需要涉案高數額的款項,被告亦在錄音中稱抵頂兩年的撫養費,沒有抵頂完畢;且雙方因撫養費糾紛問題,經本院主持調解達成的協議約定,被告今后每月支付白某2撫養費為600元。參照雙方確定的該數額,可以認定被告收到原告的款項中超出了合理的撫養費數額。
綜上,原被告已經離婚,雙方為了孩子,存在復婚的條件和可能。通過審理查明的事實及以上分析,存在原告主張的被告以復婚為由向其索要款項的事實。故,涉案爭議款項的性質具有彩禮的性質,為婚約財產。故,本案立案案由為附義務贈與合同糾紛不恰當,應當確定為婚約財產糾紛。
關于焦點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二)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痹娼o付被告款項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復婚即結婚,款項具有彩禮的性質,但雙方未能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依據上述法律規定,被告應當返還上述款項。但存在被告撫養孩子的事實,其間,被告支出了部分撫養費,應當扣除被告撫養孩子期間的費用,具體時間應當認定為2016年5月至2018年12月,共計31個月,費用標準參照本院調解書確定的每月600元,共計為18600元(600元/月×31個月),余款為26600元(45200元-18600元),被告應當返還。
綜上所述,原告的訴訟請求中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朱某返還原告白某1彩禮款26600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付清;
二、駁回原告白某1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930元,減半收取465元,由原告白某1負擔232元,由被告朱某負擔233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劉德升
書記員蘇娜
?

2021-04-23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