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某1、沈某2、殷某等婚姻家庭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577字數 1485閱讀模式

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判決書

案由:婚姻家庭糾紛

(2021)浙06民終1259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沈某1,女,1994年4月20日出生,漢族,住紹興市柯橋區。
上訴人(原審被告):沈某2,男,1969年1月1日出生,漢族,住紹興市柯橋區。
上訴人(原審被告):殷某,女,1974年11月19日出生,漢族,住紹興市柯橋區。
三上訴人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徐思嘉,浙江震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丁某,男,1992年6月23日出生,漢族,住紹興市越城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丁雅良(系丁某之父),住紹興市越城區。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定:2020年春節后,原告與被告沈某1經人介紹相識,于當年5月10日訂婚。訂婚當日,原告向被告發彩禮188000元、太婆盤禮金4000元、金項鏈一條、白金項鏈一條、手鐲一只及見面禮10000元,被告亦交付原告金項鏈一條、戒指一枚及見面禮6000元。雙方原定于××××年××月××日舉辦婚禮,后因故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也未辦理結婚酒席。原告現已與案外人結婚。原告認為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故對其已經支付的彩禮等應當予以返還,遂起訴釀成糾紛。

一審法院認為,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原、被告在舉辦訂婚儀式后,因故未能辦理登記結婚手續,現原告要求返還彩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二)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中第(一)項之規定。結合本案實際情況,原告給付被告彩禮的事實清楚,可以確認。關于被告具體返還彩禮數額的認定,該院認為,雖然原告向被告給付過188000元彩禮,但根據庭審中雙方陳述一致的事實,雙方已定結婚日期,被告為籌備雙方的婚事已支出一定的費用,符合常理,如果全部返還,顯然不利于雙方利益平衡,綜合考量當地風俗習慣、彩禮使用、回禮情況等因素,該院酌情確定由被告返還原告彩禮150400元。對于原告要求被告返還金項鏈、白金項鏈、手鐲的訴請,該院認為,本案中,雙方存在互相贈與首飾的情形,因雙方均未提供相關發票、證書,也未能明確首飾規格等信息,鑒于金銀首飾真假難辨、不便執行的實際,故為避免糾紛,雙方所贈物品不再予以返還。對于太婆盤禮金、見面禮,該院認為,禮金之贈送或贈與系本地婚娶風俗習慣,是普遍存在的現象,不能將其定性為彩禮,故對原告要求返還的主張該院不予支持。綜上,該院對原告訴求的合理部分,依法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依法予以駁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一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一、被告沈某1、沈某2、殷某應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返還給原告丁某150400元;二、駁回原告丁某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負有金錢給付義務的當事人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4330元,減半收取2165元,由原告丁某負擔553元,被告沈某1、沈某2、殷某負擔1612元,被告沈某1、沈某2、殷某應負擔部分限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向該院繳納。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證據。

審判長王瑜
審判員梅云
審判員茹趙鑫
法官助理婁皓寧
書記員鐘利玲

2021-04-22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