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某、姚某婚約財產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574字數 2249閱讀模式

湖南省益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判決書

案由:婚約財產糾紛

(2021)湘09民終703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高某,男,1986年2月23日出生,漢族,住湖南省株洲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周陵文,湖南科云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姚某,女,1995年11月8日出生,漢族,住湖南省南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姚樹勛,男,1971年12月1日出生,漢族,住湖南省南縣,系姚某之父。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高某與姚某經姚某表姐賀蒙介紹相識,于2018年11月15日確定戀愛關系,并于2019年11月開始同居生活。2020年2月1日至3月10日,姚某參與長沙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長沙市第一醫院北院)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救治工作,在此期間姚某發現自己懷孕。2020年3月22日,高某、姚某及雙方父母開始商談結婚事宜,并訂立婚約。2020年3月22日至2020年3月29日,高某分四次轉入姚某銀行賬戶共計158000元。2020年3月25日至2020年3月28日,姚某在長沙市第三醫院做“稽留流產”手術。2020年4月30日,雙方產生矛盾,高某向姚某的提出分手,雙方結束同居關系。訴訟中,高某主張2018年11月至2020年4月期間,雙方之間經濟往來差額335251元,剔除姚某分別于2019年10月13日、2019年12月1日向高某所借款項100000元、25453元,故彩禮金數額為209798元(335251元-100000-25453元)。姚某認為雙方協商的彩禮金數額為120000元。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一、高某向姚某給付的彩禮范疇及金額;二、姚某是否應返還彩禮及返還數額。
關于焦點一。彩禮是締結婚約雙方以將來結婚為目的基于當地習俗,一方給予對方的金錢或實物。本案中,關于高某主張的戀愛期間給姚某家屬的見面禮現金11000元、給姚某的支付寶轉賬10000元、微信紅包1314元、5200元(10個520元)、5720元(11個520元)以及其他各類消費支出等,屬于贈與及表達愛意性質,依法不屬于彩禮范疇。關于高某于2020年3月22日至29日向姚某銀行賬戶轉賬的158000元,姚某自認其中120000元為彩禮,予以認定,對于該158000元中18000元的魚肉、酒席折現款,系雙方以結婚為目的,按照當地習俗的給付款項,應認定為彩禮;對于另外20000元,高某主張該款項屬彩禮范疇,結合高某提交的經濟往來明細中“廣發卡,時間2020年3月27日,金額50000元,備注:彩禮+1月31號吵架給我的2W”、雙方往來短信記錄中“你自己先核下數吧!就三項:買房借款10萬,維修基金加契稅2.5萬,彩禮13.8萬”以及高某庭審中陳述“商談的彩禮數是138000元,實際支付158000元”,認定該20000元系高某自愿退還給姚某的款項,不屬于彩禮范疇。綜上,彩禮金數額為138000元。
關于焦點二?!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規定,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情形,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本案中,雙方按照當地風俗訂立婚約,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高某給付姚某彩禮,現雙方解除婚約,高某要求返還彩禮,符合法律規定,故對高某要求姚某返還彩禮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綜合考慮本案雙方同居時間、姚某懷孕并流產等因素,遵循當地風俗習慣原則、公平原則,酌定返還彩禮138000元的50%即69000元。關于高某要求姚某自起訴之日起,按貸款市場報價利率3.85%(LPR)支付逾期利息的訴訟請求,訴訟中,高某未提交相關證據證實雙方對返還彩禮的期限及利息有過約定,故對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本院認為,本案系婚約財產糾紛。二審爭議的焦點:一、彩禮金額的認定及彩禮返還的比例;二、姚某是否應退還高某通過微信支付寶等方式轉賬的42859元。
關于焦點一。本案中,高某與姚某訂立婚約前后,向姚某轉賬支付158000元,其中138000元系彩禮,雙方均不持異議,本院予以確認;其中20000元,根據雙方當事人在二審中的陳述及雙方往來短信記錄內容,足以認定該20000元系高某退還給姚某的款項,不屬于彩禮范圍。高某與姚某戀愛期間,高某向姚某親屬支付的上門禮、見面禮16000元,因主體不適格,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本案彩禮金額為138000元。彩禮應否返還及返還的具體數額,應當綜合雙方的共同生活時間、男方給付彩禮數額、未辦理結婚登記的原因并結合當地農村的風俗習慣等因素來確定,本案中,高某為與姚某締結婚約關系,給付姚某大額彩禮款,雙方因故未能辦理結婚登記即解除婚約關系,故姚某收取高某的彩禮款應予適當返還。鑒于雙方當事人確已共同生活,雙方同居期間姚某曾終止妊娠,一審根據上述事實及當地風俗習慣,判決姚某返還69000元并無不當,二審予以維持。
關于焦點二。高某與姚某戀愛期間,通過支付寶、微信向姚某轉賬的42859元,該42859元系戀愛期間高某為表達愛意、自愿無條件的贈與,高某上訴提出返還該筆款項的請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高某的上訴請求不成立,應予駁回;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50元,由高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曾艷紅
審判員周佑明
審判員彭青
書記員李鳳姣

2021-05-20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