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與于雁用益物權確認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533字數 3471閱讀模式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判決書

案由:用益物權確認糾紛

(2021)京02民終11162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朱倩,男,1980年3月7日出生.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舒茜,北京市華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于雁,女,1952年4月20日出生.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洪東,北京波子應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笑天,北京波子應力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朱倩系于雁外甥,雙方均表示于某與李某是夫妻關系,二人育有三子女,即于某、于雁、于某一,朱倩系于某一之子,涉案房屋由原XXX43號房屋因危改改造而來,產權登記在于雁名下。朱倩提交由中央國家機關危舊房改建處(拆遷人、甲方)與于某(被拆遷人、乙方)于1994年10月29日簽訂的《補充協議》,顯示甲方因建設需要對乙方使用的房屋進行拆遷,已達成協議,就房建基金的收繳簽訂補充協議。居室類別為一居一套,建筑面積40.66平方米,金額6099元。朱倩以此證明涉案房屋系被拆遷房屋安置而來,被拆遷人為于某。經質證,于雁對真實性無法確認,表示沒有見過,也看不出是哪套房屋。因雙方當事人均無法提供拆遷檔案,無法顯示涉案房屋與被拆遷房屋之間的關聯關系,法院依法向中央國家機關公務員住宅建設服務中心發送協助調查函,調取被拆遷房屋的拆遷檔案。該服務中心回函表示,被拆遷房屋于上世紀90年代拆除,被拆遷人已獲得安置。因時間久遠,未能查找到被拆遷房屋的相關檔案。因時間久遠,和平里三、五區大部門居民未留存拆遷協議,在目前開展的相關工作中,基本以《入住證》和《中央國家機關公有住宅租賃合同》持有人為合法居住人。
于雁提交由中央國家機關危舊房改建處于1997年11月18日出具的《進住協議》及《住房證》,進住協議顯示進住樓號為涉案房屋,住戶為于雁。主要內容為和平里3-6區危改小區在邊拆、邊建、邊進住、邊管理的特殊情況下進行,現回遷房屋已建設完成,歡迎遷入小區新居,為保證居住安全及危改工程順利進行,住戶應按時交納各項費用,諒解施工擾民問題,進行裝修時辦理相關裝修手續。住房證顯示涉案房屋承租人為于雁,起租日期為1997年11月1日。
另查,2000年12月,中央國家機關危舊房改建處(甲方)與于雁(乙方)曾先后簽訂兩份《公有住宅樓房買賣合同》,其中一份為2000年12月14日簽署,乙方處加蓋于雁印章,代理人處由于某簽字,購房款為30568.24元;另一份為2000年12月20日簽署,乙方處由于雁本人簽名并加蓋印章,購房款為30530.29元。兩份合同其他內容一致,主要內容為甲方將涉案房屋出售予乙方,購房人以成本價購房,產權歸購房人所有,上述出售審批辦法印發后,方可上市交易。乙方購買公有住宅樓房,由甲方統一到區縣房地產管理局辦理立契、過戶、產權登記,領取房屋所有權證書,各項費用由乙方按規定交納。于雁提交中央國家機關危舊房改建處向其開具的金額為30568.24元的購房款收據,證明其已交納了購房款。2004年4月7日,于雁取得涉案房屋所有權證書。
關于被拆遷房屋戶籍情況,于雁戶籍于1954年4月20日自遼寧省沈陽市遷入被拆遷房屋,于2000年11月17日遷入涉案房屋。朱倩戶籍于1986年7月11日自房山縣石化迎風4里18-503遷入被拆遷房屋,現戶籍地址為涉案房屋。于某戶籍于1982年12月28日自被拆遷房屋遷入朝陽區和平街12區19樓1028號房屋,隨遷人李光珠、姚鐳,被拆遷房屋戶主變更為于雁。
關于被拆遷房屋居住情況,朱倩表示其于1986年至1994年期間一直居住于被拆遷房屋。當時只有朱倩一人居住,于雁及于某、李某共同居住于他處。1994年拆遷,朱倩因上學有時在學校居住,有時回燕山父母家居住。1997年交付涉案房屋后,該房屋空置,1999年朱倩上高中三年級,居住于涉案房屋,2000年上大學后將涉案房屋出租,租金由朱倩收取,2004年底至今一直居住于涉案房屋。于雁表示朱倩僅在2006年因結婚借住于涉案房屋,此外未在被拆遷房屋居住過。庭審中,朱倩申請楊麗、于某作為證人出庭作證。楊麗表示其與于某是夫妻關系,為朱倩的舅媽,于雁的大嫂。被拆遷房屋是于某、李某單位分房,承租人是于某。除被拆遷房屋外,還承租了另外兩間。1983年化工部和燕山石化公司在和平街北口蓋了兩棟新樓,于某、李某用另外兩間置換了化工部的新房,留了被拆遷房屋。1983年于某、李某將戶口遷至新房。因之前于某在內蒙插隊,1976年回京后再燕山石化工作,故戶口落在燕山石化,朱倩母親的戶口也在燕山石化,當時被拆遷房屋僅有于雁一人戶口。于某調回北京后一直居住被拆遷房屋,證人于1984年與于某戀愛,經常去被拆遷房屋,1987年在被拆遷房屋結婚,此后二人就居住于此,直到1994年拆遷才搬離。拆遷時,被拆遷人是于某,當時僅有楊麗、于某夫婦被拆遷房屋居住,雙方均不在此居住。聽李某說被安置人是于某和李某。安置涉案房屋后,李某將涉案房屋鑰匙給了于某,楊麗和于某搬至涉案房屋居住,后來為了照顧楊麗父親,就不常在涉案房屋居住了。1999年李某表示朱倩上大學需居住涉案房屋,此后朱倩就一直居住于此。不論是被拆遷房屋還是涉案房屋,于雁均未居住過。1999年前朱倩亦未居住過涉案房屋,朱倩小時候周末會到被拆遷房屋看望于某、李某,看望時居住過被拆遷房屋。
證人于某表示,涉案房屋系于某、李某單位分房,承租人是于某,當時承租了三間,1984年化工部出于對老職工的照顧,可以用承租房屋置換化工部在和平街北口的新房,于某和楊麗商量后就用另外兩間房置換了化工部新房,留了被拆遷房屋一間。于某在被拆遷房屋居住,于雁隨于某、李某搬至新房居住。拆遷后,于某搬至涉案房屋居住。上世紀90年代,朱倩到市里工作,搬至涉案房屋居住。于雁僅是戶口在被拆遷房屋,自上世紀80年代至今并未居住過被拆遷房屋和涉案房屋。而且于雁四肢癱瘓,不能獨立生活,亦無收入,無力支付購房款,聽李某說購房款為朱倩母親墊付。
對于上述證人證言,朱倩均表示認可,于雁除對二證人所述上世紀90年代后朱倩才入住涉案房屋的事實認可外,其他均不予認可。

一審法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朱倩以涉案房屋為拆遷安置房屋,朱倩為被安置人為由,主張對涉案房屋享有居住使用權。根據已查明事實,并無相關檔案顯示朱倩為被拆房屋的被安置人,雖然朱倩戶口于1986年即遷入被拆遷房屋,但根據現有證據,無法證明朱倩于拆遷時居住于被拆遷房屋,且即使朱倩當時居住于此,朱倩亦表示當時其獨自居住,無論與于雁還是于某均未形成共居關系,且當時朱倩尚未成年,朱倩所述一人居住,亦有悖常理。朱倩證人表示,朱倩系于上世紀90年代才長期居住于涉案房屋,小時候僅周末到被拆遷房屋看望外祖父母時居住被拆遷房屋,亦與朱倩陳述相悖。朱倩以其為被安置人為由要求確認對涉案房屋享有居住使用的權利,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駁回朱倩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朱倩主張涉案房屋系因拆遷安置取得,其為拆遷被安置人,故有權居住使用涉案房屋,但其未向法院提供拆遷協議等可以確認其為被安置人身份的證據材料,經法院向有關單位調查,亦未取得相關檔案資料。據此,朱倩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對朱倩為被拆遷安置人的事實難以認定。另,關于朱倩依據其戶籍登記情況及拆遷當時的規定,主張其為被安置人的問題,因被安置人資格應于拆遷過程中由有權主體予以確認,非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本院對其這一主張不予審查處理。一審法院駁回朱倩要求確認對涉案房屋有權居住使用的訴訟請求,處理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朱倩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70元,由朱倩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員劉麗杰
法官助理辛明厚
書記員黑夢雪

2021-08-31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