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意同乘造成搭乘人損害駕駛人可減輕責任

交通事故案例368字數 820閱讀模式

 

——戚某與梁某、公路管養中心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2019年12月1日凌晨3時許,由于深夜不好打車,案外人聯系正在附近的朋友梁某,請求其來酒吧順路搭上案外人和醉酒的朋友戚某回家,梁某駕駛車輛行駛至G105國道時碰撞路面障礙物發生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司機梁某負全部責任。事發后,戚某被送回家中,酒醒后感覺身體不適前往醫院檢查,被診斷為齒狀突骨折并左側第一肋骨骨折,經鑒定構成十級傷殘。戚某遂訴至法院,主張交通事故中梁某未安全駕駛,公路管養中心未盡道路養護職責,請求判令梁某及公路管養中心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誤工費等損失共計19萬余元。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七條之規定,雖然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梁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但判斷梁某是否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還應綜合事故發生的原因、損害后果等因素予以確定。首先,無證據證實梁某存在故意制造事故的行為,梁某具有駕駛涉案車輛的資格,也不存在醉酒駕駛等法律禁止駕駛的行為。其次,事故發生在凌晨3時左右,路面燈光對于駕駛員判斷路面障礙物并及時避讓確實有一定客觀影響。再次,梁某基于與戚某的朋友認識,愿意無償搭載戚某返回家中,該行為屬于利他性的無償行為,符合友善和諧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應予鼓勵。因此,梁某在事故中雖有過失,但尚未達到重大過失的程度,結合事故導致的后果、各方過錯等因素,判決由梁某、公路管養中心及戚某對事故造成的損失分別承擔50%、20%和30%的責任。

三、典型意義

“好意同乘”入法及其在司法實踐中的應用,是法律回應時代呼聲的體現,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保護善人善舉,有助于構建互幫互助的和諧人際關系,激揚社會正能量。本案裁判較好平衡了保護乘車人健康權與肯定駕駛人利他行為的關系,取得情理法三者之間的“最大公約數”,明確倡導善良互助的社會風尚,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價值導向,有助于社會的和諧穩定。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