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某與陶某婚約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487字數 1821閱讀模式

宿州市埇橋區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案由:婚約財產糾紛

(2021)皖1302民初1269號

原告:陳某,男,漢族,1997年2月28日出生,住宿州市埇橋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孟云東、曹占朝(實習),安徽民之聲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陶某1,女,漢族,1997年3月7日出生,住宿州市埇橋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朱珊娜,安徽三聯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陶某2,男,漢族,1972年1月1日出生,住宿州市埇橋區。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2019年6月,原告陳某與被告陶某1通過媒人陳中梅、陶毛艷介紹相識。2019年6月4日,原告向被告陶某1母親交付見面禮66000元,當天返還原告10000元。后原告給被告購買手鐲和戒指各一件。2020年6月10日原告經媒人陶毛艷向被告陶某1母親支付了166000元“過紅禮”。2020年6月26日原告陳某和被告陶某1按照農村風俗舉行結婚儀式,當天給付被告陶某1父母等親屬改口禮6000元。另,原告分別于2020年6月10日和2020年6月26日給予被告煙酒肉奶等財物若干。此后雙方一直未辦理結婚登記。2020年10月,雙方因生活問題發生矛盾,不再共同生活。此后,雙方一直未能和好。經原告多次通過媒人找兩被告要求返還彩禮未果,因此訴至法院。
另查明,庭審過程中被告陶某1向本院提交陪嫁物品收據五張,證明被告陶某1陪嫁物品價值23040元,原告辯稱以上屬實,但應當扣除目前在女方家的電動車3180元。
上述查明的事實有當事人的陳述、銷貨清單、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在卷佐證。

本院認為,彩禮系一方當事人依據本地習俗,以締結婚姻為目的而支付給另一方的財物。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五條的規定,如果締結婚姻的目的不能實現,給付財物一方有權要求另一方返還。本案中,原告陳某依據本地風俗,以與被告陶某1締結婚姻為目的,向被告陶某1支付見面禮56000元(扣除已返還10000元)、彩禮款166000元、改口禮6000元、“三金”17300元以及煙酒肉奶等財物?,F原告陳某與被告陶某1雖已舉辦結婚儀式,但并未辦理結婚登記,原告陳某締結婚姻的目的未達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原告要求被告陶某1返還彩禮款的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陶某2作為被告陶某1的父親,亦是原告支付彩禮的受益人,因此被告陶某2亦應承擔返還責任。
關于原告主張的給媒人的紅包、給被告陶某1妹妹和弟弟的見面紅包,給被告陶某1父母的過年紅包、為被告陶某1購買的手機和衣服、在交往期間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賬給被告陶某1的紅包等,系原告為表達感情而贈與的小額財物,不屬于婚約財產返還范圍,且原告未向本院提交相關證據證明,本院不予支持。關于被告辯稱166000元中的120000交由原告買房所用,因原告不予認可,且被告未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本院不予認定。
關于應返還的數額,原告陳某與被告陶某1雖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原告自認雙方舉行婚禮后共同生活四個月,于2020年10月份被告陶某1返回其父母家??紤]上述因素,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扣除被告陪嫁物品合計19860元,本院酌定由被告陶某1、陶某2返還原告陳某彩禮款120000元。對原告的該部分訴訟請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對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因陶某1嫁妝的費用已從應退還的彩禮數額中扣除,故陶某1的嫁妝歸陳某所有。
綜上所述,被告陶某1、陶某2應當返還原告陳某彩禮款1200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五條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限被告陶某1、陶某2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原告陳某彩禮款120000元;
二、駁回原告陳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決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3218元,由被告陶某1、陶某2共同承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宿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胡陳瑞
書記員孔雪強

2021-03-04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