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某與付某婚約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1,063字數 1622閱讀模式

高安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案由:婚約財產糾紛

(2021)贛0983民初198號

原告:周某,男,漢族,住江西省南昌市經濟技術開發區。
委托代理人:陳通錫,北京市中銀(南昌)律師事務所律師,代理權限: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羅正標,北京市中銀(南昌)律師事務所律師,代理權限:一般代理。
被告:付某,女,漢族,住江西省高安市。
委托代理人:徐峰,江西卓港律師事務所律師,代理權限:特別授權。

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2019年10月原、被告經人介紹相識確定戀愛關系并同居。2019年12月被告懷孕?!痢痢痢聊辍痢猎隆痢寥赵桓婕半p方的父母經過協商,確定結婚彩禮為98000元。2020年1月3日原告通過微信轉賬12888.88元給被告,轉賬說明:見面禮。同日原告通過微信轉賬48000元給被告,轉賬說明:部分彩禮。被告當天亦通過微信轉回999.99元給原告作為回禮。
另再明,2020年1月1日原告向被告微信轉賬新年祝福1,314元,2020年1月20日向被告母親轉賬新年祝福1,200元,2020年1月23日向被告微信轉款3,600元作為被告及被告親屬的壓歲錢,2020年4月10日向被告母親轉賬小孩滿月600元。
2020年5月份雙方感情破裂,原告提出分手。雙方就胎兒的處理經過協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2020年5月27日被告在醫院將胎兒引產。
綜合原被告的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被告是否應當返還原告給付的彩禮及返還數額的確定。
關于彩禮是否需要返還的問題。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五條規定,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二)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三)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本案中,原告與被告為締結婚姻,原告給付被告彩禮,后雙方產生矛盾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故原告訴請被告返還彩禮的訴請,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彩禮金額的認定及返還數額的確定。本院認為,彩禮是基于民間風俗習慣,在男女雙方訂婚或結婚時,由男方給付女方或女方家人一定數額的貨幣或實物,作為婚約或婚姻成立的程序和標志。具有明顯的目的性,是一種附條件的贈與。見面禮的支付以訂婚和結婚為前提,作為雙方婚約或婚姻成立的程序之一。因此,原告主張2020年1月3日支付的12,888.88元和48,000元兩筆款項屬于彩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通過微信轉賬給予被告及被告親屬的新年祝福、壓歲錢、滿月錢等費用,是原告表露情感,取悅被告及被告家人的行為,屬贈與行為,上述款項不能認定為彩禮。原告在收到彩禮后按照風俗返還了999.99元,因此本案彩禮金額應為59,888.89元。對于原告主張的返還彩禮的數額,本院綜合考慮原、被告雙方共同生活時間的長短、民間風俗習慣及被告懷孕引產等因素,酌定被告返還20%彩禮為宜,即被告向原告返還11,978元(59,888.89元×20%)。原告主張的利息,依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一)》第五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限被告付某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向原告周某返還彩禮11978元;
二、駁回原告周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490元,減半收取745元,由被告付某承擔132元,原告周某承擔613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江西省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徐紅兵
書記員高燕婷

2021-02-23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